辣俱成灰眼屎乾

천리길도 한 걸음부터.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

「進步」的組織工作與Ageism

leave a comment »

在最近聲援該柬埔寨姊妹的行動過程裡,一些聖公會大學的學生們(不論先前有無NGO工作經驗)相當自發性地一同投入,她們製作campaign使用的海報、布條、宣傳單張、簽名連署表格等。在國際婦女日當天,有的人扮裝,在身上以寬版膠布一圈又一圈捆載著相當醒目的三個黑色大枷球,象徵跨國婚姻婦女在韓國社會生活所遭遇的困境。我們拿著海報、宣傳單張兩兩一組,進行事件說明與簽名連署。不過,在這邊我要講的是一個campaign之外的題外話。這個話題在大家組織過程中被熱烈挑起,重要但常被忽略。那就是年齡歧視(ageism)

 

當她們某次在一個記者會場合裡,向別的單位組織工作者A說明這次案件,並希望得到連署支持,當時在旁邊有位較資深的婦女團體工作者B,就向A說道:「啊,這些都是她們這群『小朋友們』自己搞的,很熱心很有創意吧」之類云云。當下她們只得尷尬陪笑,默認自己是20來歲近30歲的「小朋友」。但面對該位資深的婦團工作者B,大家事後談起這種在各式各樣組織文化裡相當普遍,普遍到認為可以輕忽看待的年齡歧視問題。

 

在韓國社會裡,由於牽涉到怎麼稱呼、該不該使用敬語等,很多時候「年齡/生日」會成為首次見面被問起的問題。但,正由於「年齡」作為一種習以為常的社會認知建構模式,透過年齡可以相當輕易地建構出對一個人背景/經歷的想像,並在這段互動關係裡注入某種該尊或卑的期待。因此,我身邊一些韓國朋友們反而高度意識、抗拒這類問題。單純的「年齡」問題背後,往往給人注入種種可怖版儒家尊卑/長幼意識,並使之看來合情合理。我先前也是慘遭年齡歧視摧殘的苦主,當被某位資深的社運工作者喊道:「妳是我們之中年紀最小的,這些事情都應該要由妳來作」、「妳是女的耶,東西該由妳來煮」,我真是憤怒得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也因此後來總忍不住會注意那些自稱「進步」的組織行動者有無性別/年齡自覺。因為要掛些「進步」、「基進」之流的標籤在自己名號前面總是來得太輕易。

 

想要打破會議裡總是主導聲音的「資深/中老齡化」氣氛,說不定得要對Ageism更加敏感點。一些進步的NGO組織工作裡,往往也強調組織內部的去階層化(p.s.「去階層化」可不是指「無組織化」)。之所以不想成為一般商業公司的複製版,正因為期待著某種活躍、開放的氣息能夠存在於這些組織裡。這也需要大家普遍有這類意識&敏感度。

 

年齡不等同於經驗,經驗也不等同於對種種議題的意識與敏感度。開放式的互相尊重、聆聽對方,公平無差異式分工才是上道。事實上年齡歧視這類無意識的小惡,也正如同性別歧視般糟糕地滿佈在我們生活裡。只不過我們往往以「資深/資淺」、「長幼尊卑」就自我消化到後來無意識接收、也無意識地複製著。手裡早就握有特定資源、一定權力的人,就該更敏感貼心地為那些因頭上還頂著障礙、需要集起很多勇氣才敢發言的人消除障礙,或提醒前方已沒有荊棘。想要「進步」,就別搞年齡/身分歧視吧。

 

 

廣告

Written by chy7211

03/09/2009 於 7:16 上午

張貼於activism, gender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