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俱成灰眼屎乾

천리길도 한 걸음부터.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

良心反戰者-開啟通往美麗世界的另扇窗

leave a comment »


前陣子看了一部相當好看的動畫電影《Waltz with Bashir》。導演Ari Folman驚覺自己對於曾經參與過那場戰役,竟然記憶全無。他憑藉腦海裡僅剩的影像殘燼,將這段大腦不願開啟的創傷經歷,一片一片地、透過當時參戰友人的記憶拼接起來。戰爭是多麼殘酷已無庸置疑。但令人存疑的是,為什麼看到他人痛苦的、甚至身心飽嚐死亡摧殘的那些士兵們仍然開得了槍?又為何在許多半記錄式的戰爭片裡映照出的那些被派上戰場的人,看起來都像惶惶無措、不知為何卻奮力殺戮的鬥犬?

其實大家說穿了或許並不清楚,究竟是為了什麼要服兵役呢?為了「我們國家」抵禦外侮保衛國民?為了守護和平、貫徹(各說各話的)正義?為什麼我這麼說?把戰爭跟和平之間的關係化約地看,如果說戰爭是守護和平的辦法。又如果說和平就等於無戰事,那麼為了「國家」效勞,究竟是為了守護什麼?

大多時候在成長過程裡,我們多數人庸庸碌碌在當下的生活。以至於,沒有太多時間細細思量對於同一件事情的理解,在什麼過程中不知不覺發生斷裂。然而,一旦覺察到對一件事情的既有看法(通常是被既有環境給定的)有了截然不同的看法,這些意識覺醒的瞬間,往往是創造改變的來源。2008年一個韓國的漢醫師金恩國(音譯)公開宣布他拒絕繼續服完兵役,因為「每個人或許嚐過為親愛的家人或朋友擔心的滋味。看看你正在作的事情,你想讓他們傷心嗎」?他在記者會上敘說著小學時大家一起寫信謝謝軍人們保衛家園的故事,乃至於自己上了戰場之後受到的震撼與改變,許多韓國人拒絕服役的念頭是自美軍侵伊拉克的戰爭開始。一些韓國人自願跑到伊拉克去進行和平運動反戰。因為,抵抗的力量永遠緊迎著長期壓迫的力量而生。韓國和平運動脈絡發展多元,正也因為在近代歷史來看,韓國社會被軍事之繩綑綁欺壓得傷痕累累。

韓國和平運動與良心拒絕服役者

無論是日據時代上萬韓人被送往日本奴役、及慰安婦議題;近三十年的軍事獨裁政權;2002年兩個中學女生被駐韓美軍殺死卻不需面對韓國法庭的荒謬;2006年原先一片青翠的農村平澤(평택)因美軍基地擴張而使得五千多人失去家園、學校與社區中心也被推倒;2007年一位被分派至警察單位的大男生,在服役期間驚覺過往保衛國民的英勇形象,在燭光示威期間意識到警察如何淪為只為國家機器服務、對平民暴力相向的現實,而拒絕回到部隊的年輕人。這種種事件在韓國社會裡刻劃出的痕跡,醞釀出各種不同的和平團體,以及在此難以一一列舉的眾多個人良心拒絕服役者抵抗體制案例。

自韓國1945年脫離日本殖民之後至今,已有超過15,000個人因拒絕服役(1)而得坐牢。目前因良心拒絕服役原因而坐牢者有450人。對於良心拒絕服役的「良心」詮釋,大抵是因為某種特定信念,除了基於宗教因素(Jehovah’s Witnesses)以外,其他包括因性別、反戰、反對軍事的和平意識實踐者近年來快速成長。

沒有戰爭的世界

在辦公室同事引介之下,我自三月初開始加入一個韓國和平運動團體—World Without War(전쟁없세상),小小的辦公室裡,目前已經邁入第六個年頭。六個年輕的工作人員們,以獨特的運作生態維持著,白天夜晚或假日,各自到不同的地方打工兼差,不向政府接案,為的是行動自主,共同維持這個小空間繼續獨立自主運作。長期投入良心反對服役者運動的朋友勇錫,敘說著自己的拒絕服役經歷,「不只是作為一個和平主義者,更是為反抗民主國家體制下的假民主,而用我的生活證明」。

平時的他們不僅四處聲援不同和平議題,作為這些已出獄、仍在牢中或將入獄的良心反對服役者的忠實支持者,他們每週寫信給獄中的「勇士們」對話、鼓勵。

今年五月十五日,恰逢南韓主辦世界反戰者組織的「國際良心拒絕服役者之日(International Conscientious Objector’s Day)」。我得以有機會在不諳韓文的情況下,雖然是鴨子聽雷,但每週仍一起參加她們的籌備會議。活動雖然下個月才要舉行,不過已知的內容包括長達五天的非暴力直接行動訓練(Non-Violent Direct Action Training)、一日的國際會議與和平音樂會。期間將邀請其他在韓和平運動議題工作者引領各國反戰行動者進行多日的在地探索(Exposures)、顛覆軍服的時尚走秀、脫口秀等方式進行。

題外話:對我來說,參與這個團體的學習過程中,令我頗訝異的,是這些年輕行動者完全走體制外路線的堅持、努力與清新。為了堅持共同理念,持續在主流社會燃亮這個邊緣議題、並鏗鏘發出聲響,這樣的組織經驗模式使得她們就算是組織,卻毫無機構化,仍保有真誠氣味。

1.

根據南韓國防部,所有韓國男性在滿17歲後必須服義務役兩年,而完成兵役的八年之後,必須強制再度受訓作為儲備軍力(1)。雖然在2007918日,南韓國防部一度宣布允許良心拒絕服役者們能夠以替代役方式取代,但即使聯合國人權理事會(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uncil)在瑞士日內瓦的普遍定期審議機制(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已要求南韓引入替代役。然而在李明博當選之後,李明博政府卻撤回這項已允諾的政策。2008年十二月末,國防部即發布消息聲稱,根據軍隊人力管理處研議之後,發現替代役滯礙難行,就這麼宣布取消執行計畫了。

南韓兵役法下規範義務兵役或是補充兵役。完成義務兵役或補充兵役之後,就被編派至後備軍。義務兵役需服役兩年,其中包括五週的基本軍事訓練。並在接下來的八年之中,至少需操練幾近160小時的軍事訓練;而補充兵役的役期則長達2636個月,其中包括四週的基礎軍事訓練。若是有特殊技能者,可以研究員、工程技師等方式服補充兵役(Supplementary military service)

役畢八年後,須再接受後備軍訓練,拒絕參加者將處以五百萬韓圜罰鍰(相當於美金四千);或是坐牢三年。

延伸參考網站:

War Resisters’ International http://www.wri-irg.org/node/7168

World Without War http://www.withoutwar.org/

相關影片介紹:Militarism and Resistance in Korea http://www.youtube.com/watch?v=kAUfVQbXn1c

廣告

Written by chy7211

04/11/2009 於 4:41 下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