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俱成灰眼屎乾

천리길도 한 걸음부터.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

韓國勞工運動場景速描:記參與全國勞動者大會鬥爭前後

with one comment

韓國的勞動者精神領袖全泰壹烈士在1970年十一月去世,自此之後,每年十一月對於韓國勞動者而言,成為與五月同等重要的勞動者之月。韓國勞動總工 會(以下簡稱韓國勞總)與民主勞動總工會(以下簡稱民主勞總)紛紛動員全國各地工會成員,在今年十一月七日、八日各舉辦一場全國勞動者大會分庭抗禮。

今 年鬥爭的訴求有二:其一,政府欲開放成立複數工會,也就是單一工作地點允許成立多個工會;看似是值得稱許的民主好事,這政策卻綁了附加條款,要求多個工會 向資方協商時,需先自行協調不同工會間的聲音,維持勞資之間單一溝通渠道。其二,除非工會幹部也作廠內工作,否則將禁止雇主給付全職工會幹部薪水。

自 1997年韓國國會修訂此一法令,並將生效日期兩度延後 (至2007)年以來,這鍋以壓力氣鍋蒸了十多年飯再度於今年年底爆炸。於十一月的全國勞動者大會上,民主勞總與韓國勞總紛紛各自動員。勞資政三方圍繞在 這兩個議題上的拉扯拔河,乍看之下是現下的勞工運動切片,事實上卻是個此戰綿綿無絕期的十餘年長線揪鬥。下文將兼以呈現勞動者大會的現場片花,以及其後續 一個月來關於此一拉鋸戰的發展。

1108集會現場

2009.11.10全國勞動者大會現場

圖片來源:Hankyoreh新聞

前夜祭裡的暖身酒:韓國移工與本土勞動者的身影交疊
就 在八日正式大會的前一晚,民主勞總籌辦例行的「前夜祭」上,汝矣島公園廣場上頓時便成了別開生面的“勞動組合(工會)夜市”。一窟窟連綿排列的帳棚標示著 不同產業別/地方別的工會名稱,攤位前或斜擺著投影幕,播放各式勞動、抗爭記錄影像記錄與組織介紹、或義賣著抗爭歌曲CD攤位、或舉辦民意調查,宣傳說明民主勞總內部去年底被掀起全面性檢討的性侵事件。

走向韓國移工工會(Migrant Trade Union)與民主勞動黨的聯合帳篷,這棚子裡可是這晚前夜祭裡最風光熱鬧的,滿滿是人;來自首爾以外水原、安山等地的移工工會幹部們圍坐,參差著過去明 洞聖堂一年以來每日共同參與鬥爭的韓國同志。無證移工與韓國工人們團團圍坐舉杯共同高呼「Stop Crackdown」;暫時,現實生活裡的本勞敵外勞搶工情結在這棚裡似乎是凍結不可見了。臨時棚裡擺著連排的紙箱搭的小桌,鋪上垃圾袋當作桌巾就恰恰好 足以辦桌。一旁工作人員忙進忙出、幾只小瓦斯爐製造出源源不絕的韓式飯捲煎餅烏龍麵,加上尼泊爾咖哩雞,我在一旁吃的不亦樂乎。帳篷一角演說開始進行。一 別以往對於漫長無趣、按發表來看階序的演說印象,這發言順序別具用心:移工工會代表、民主勞動黨身心障礙者委員會與性少數者委員會代表輪番發言,敘述著移 工們面臨勞動未支薪、工作職場歧視等現實。

前夜祭,帳篷內一景

陰雨澆不熄的怒火-全國勞動者大會現場
隔日午後,在首爾國會 所在地汝矣島的文化廣場上,各色大旗飄盪蓋住那陰沉灰霾的天空,偶爾下著陣雨。然而地板上釘了滿滿的屁股,裹著白黃雨衣、舉著旗子、頭綁布條,繼續坐在潮 濕的公園地板上,不為天氣所動,聽演說、呼口號抗議。根據韓國網路勞動媒體無產階級網絡新聞(Proletariat Network News [PNN])報稱七日的韓國勞總場次動員了十五萬名勞動者參與,八日的民主勞總的「承繼全泰壹烈士精神2009全國勞動者大會」場次中,約有五萬多名勞動 者到場參與。

在十一月這兩場勞動大會的抗議,面對前頭所述的背後的 主要兩大訴求,今年四月甫新上任民主勞總委員長任成圭 (임성규,音譯)亦宣示將據理力爭、對抗政策打壓:「在這之後政府如果繼續打壓工會活動,政府勞資政三方代表應下台謝罪,我們將於年底進行總罷工,並展開 全面性鬥爭以對此回應」。

除此以外,這場大會上最終的共同宣言也提供了一面鏡,映照韓國勞動者們正共同面對的「勞動運動」線界內外的其他社會議題,包括:廢止非典型勞動、反對教育 商品化、反對公共部門組織調整計畫、反對韓美出兵阿富汗、新修的媒體惡法應作廢、移住勞動者與韓國工人們齊鬥爭、立即中斷殘害生態的四大江工程、政府應出 面承擔龍山再開發地區意外之責任、統合公務員工會面對政府打壓之宣言。

來自勞動現場的反抗行動循環 — 罷工、協商、再罷工…

連 兩日的勞動者大會作為向政府、資方宣布正式的年尾宣戰後,勞政資三方協商之後旋即展開。然而,在三方會談架構中,延續2006年九月的「韓國三方委員會」 架構,當時共同同意簽署的三方中,勞方代表僅有韓國全國總工會(FKTU);至今,此次協商亦仍延續當年架構,民主勞總(KCTU)僅能繼續在檯面上不被 納為勞方協商窗口的「有怒吼、無份量」身份;這也顯出長期以來勞工運動內部分化加上政府勢力傾資方的後果。

奇妙的是,這場勞動改革不僅勞方不愛、資方也不青睞:對於推動複數工會,根據韓國工商聯合會(KCCI)統計,300逾家在韓跨國企業中,高達71.3%反對複數工會成立。

或 許是民主勞總與韓國勞總的戰鬥換來了暫時的勝利回應,也或許是跨國企業主對此一政策恐將帶來的勞資協商成本提升產生了作用;其協商結果是李明博政府宣布在 其任內將不會引渡複數工會制度,此項目生效日期將延至2012年再談。然而,對於工會幹部不可領公司薪水(除非實際負責該公司工作)的制度,則將在此一立 法會期中納入修正法案,預計最快明年七月一日起可能實施。

廣告

Written by chy7211

01/10/2010 於 1:05 下午

一個回應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不過上禮拜五,一個長期在作工會組織研究的印尼教授Aryana Satrya來聖公會的分享,才意外發現,比較起韓國狀況,印尼的工會組織參加比率雖然相當低,不過比較起現在抗爭的點,卻相對進步許多:例如1)複數工會老早就開放了;2)台灣韓國都在講的非典型勞動,在印尼並不存在那樣的問題,或者是說,對於irregular worker的定義不同。因為在印尼,就算是短期契約工一樣等同於一般勞工,並無特別區分、也沒有搶工危機現象。在那個脈絡之下,真正沒辦法受到勞動法保障的,是大量的三輪車taxi、bicycle taxi,這類運將被歸為龐大的非正規勞動人口。

    chy7211

    01/10/2010 at 1:18 下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