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俱成灰眼屎乾

천리길도 한 걸음부터.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

真亦假,假亦真–從天安艦二三事尋找謊言時代下的生存法則

leave a comment »

寫在前頭:我對這種軍事外交運籌關係其實沒什麼興趣。天安艦事件對我這歪國人來說,大概是可以睜一隻眼注意警報、閉一隻眼就隨日子滑掉的爭議。對於查找閱讀天安艦眾多報告大無必要。但為什麼我要寫而且想寫?因為我對於這塊土地上的人民們怎麼反應、消解這種看似挑釁度無敵、極易操作民族內外紛爭的事件感到好奇。特別是相映著我過去生長的那塊土地上的大眾輿論,面對中台統獨議題的輿論產製,以及南韓人民面對這禍端引起國內選舉爭議甚至戰爭危機,如何在選舉結果中淡化該事件影響?尤其是各類立場媒體角力賽與市民團體的輿論製造與危機管理,這段動力過程值得我們咀嚼比較一番。

天安艦意外勾動的東北亞和平警戒網 

2010年三月26日晚間,韓國天安艦在西海白翎島[1]附近遭不明魚雷攻擊,全船58人生還,46人死亡或失蹤。大家都心知肚明,天安艦的真相怎麼查也查不明。掌握證據就掌握了話語權利;掌握了話語權,就掌握了政治操縱權。在近兩個月的調查過程中,政府自始自終一聲不吭,因為得等「證據」自己「說話」。接著,跨國調查小組在五月20日釋出的調查報告中,直指事故地點撈出的魚雷殘骸上頭的韓字「1號」字樣,是北韓製造的同型魚雷,而韓國總統李明博亦旋即於24日宣布將展開對北韓的經濟制裁、禁止北韓航行。

事件發生後,執政的大國家黨趁勢利用調查結果,想為其選舉加分。一般推論是:韓國國內層次–利用46名士兵的死亡,以及其後的真相調查報告,助燃南韓市民對於北韓的敵意、進而在六月二日選舉時將票投給對北韓持強硬態度意欲反擊的大國家黨。緊接著在六月二日的全國地方選舉,執政與在野各政黨對於天安艦引動的南北韓關係成為選舉關鍵。外交層次—拉攏中俄日美等關鍵國家以孤立北韓,並從而重新盤整韓美中日同盟情勢。

不過,這場意外點燃的問題不僅出現在事件真相識別、釐清責任歸屬而已,其所造成的影響除了國內政治局勢與南北韓制衡關係的變動、軍事外交層面牽動東北亞各國軍備競賽的緊繃神經以外,最直接衝擊、也被忽略在大眾眼界外的,是環境與居住權層面,引發沖繩島、濟州島地方居民們的反迫遷、反殺人機器進駐的抗爭。

揭發不存在的真實v.s一炮而紅的「一號」製品惡搞政治操作 

事件前後除了韓國的軍民聯合調查團以及跨國聯合調查團在五月二十日在國內提出最終報告、六月九日呈至位於紐約的聯合國安理會。一些韓國市民團體如參與連帶(People’s Solidarity People’s Democracy)和「和平與統一(Solidarity for Peace and Reunification of Korea, SPARK)」亦提出不同意見糾舉報告疑點,並呈市民團體版本至聯合國安理會求公允審斷。下列相關事實與疑點如下:

  • 事件發生當時,韓美聯合軍隊正在該區域操練「鷂鷹(Foal Eagle)」年度軍事演習。為防止北韓意外襲擊,該演習特別出動大規模殺傷性武器(WMD)拆除部隊。
  • 意外發生48小時之內,韓國政府搜尋隊仍無法尋得肇事地點確切位置,然而之後在一裝有捕魚偵測器的漁船加入搜索隊後旋即找到天安艦沉船地點。政府的無效能,引起罹難者家屬的憤怒。
  • 作為肇事鐵證、寫著韓文「一號」字樣的魚雷殘骸,被北韓方面質疑爆炸高溫下,「一號」字樣如何 “倖存”;在南韓有網民亦製作影片實地試驗,反證指出該字樣捏造的可能性極高。
  • 中期調查報告與國會審後公布的最終調查報告出入漏洞甚多。並且,在最終調查報告中,未包含針對失事沉船構件與結構受魚雷爆炸聲波影響的關鍵調查內容。

 一名原由韓國國會薦任、曾任海事軍官與多年造船廠廠長經驗豐富的軍民聯合調查團成員辛尚邱(譯名,Shin Sang-Chul),目前被韓國軍事機構以名譽毀損罪控告。因為他是該調查團中,對於疑點重重的調查報告唯一發出異議者。在他的分析報告中,根據他過去經驗以及該地自然地形條件判斷,天安艦應是擱淺,而非被魚雷爆炸擊毀。他找不到任何魚雷爆炸後在失事船上應留下的痕跡,種種跡象反而更朝向天安艦擱淺。

另方面,六月2日大選前,「一號」決定性證據的釋出、加上北韓的矢口否定與強硬回應,令大多數人判斷對執政大國家黨將如虎添翼,然而,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市民團體、專業者與教師等為捍衛和平的高度行動意識,一般網民面對魚雷殘骸「一號」字樣的創意惡搞,包括北韓製iPhone、T-shirt、拖鞋、咖啡機、同為藍色線的一號線地鐵、藍色字樣的一號北韓製桌面、一號公車…(見圖一、二),使得真相偵查團縱使端出看似鐵錚錚的證據也生銹。雖然這個惡搞過程不能直接歸為大國家黨戰略慘敗之因,但至少展現出:當政府當局意欲醞釀出的「剛硬迎戰態勢制裁北韓」這類愚民政策時,一般韓國民眾並不買單。以天安艦鞏固擁戰派鐵票的策略失效。全國十六個地方首長(道、市級)選舉中,執政的大國家黨只獲六席,主要反對黨民主黨獲七席。

 

偽北韓製咖啡機

圖一、二:網民們創意之作:日常生活中各式各樣標示韓文「1號」的偽北韓製造物品(由左至右、上至下):北韓製iPhone、衣服、電腦桌面、拖鞋、公車、咖啡機等  圖片來源:Daum, CLIENT.net等處

 

 獵巫記復興:參與連帶(PSPD)SPARK

打壞了這局促罰北韓的算盤,異議聲音的積極發聲,也使他們身陷挑戰。一些韓國右翼團體(如韓國愛國在鄉軍人會之類的團體)面對參與連帶、SPARK這類市民團體積極向聯合國安理會提出其他版本事件評估報告之舉,聚集在參與連帶辦公室總部進行暴力示威抗議。六月十五日該意見報告書遞交聯合國安理會後,參與連帶與SPARK開始持續收到恐怖威脅信息。工作人員們因惡意騷擾電話接不完而工作癱瘓,進出辦公室也成困難,砸水瓶、丟雞蛋、辱罵女工作人員等樣樣來。參與連帶(PSPD)與「和平與統一」也以名譽毀損罪與違反國家保安法被控告。 

於是,六月21日,兩百多名教授協同全國促進民主化教授會等團體舉行記者會,呼籲政府當局與極端右翼團體停止針對參與連帶的暴力「獵巫行動」。提出異議的這些市民團體,不過是作為市民社會監督制衡政府治理角色,積極運行其責任與權利而已。六月24日,全國律師協會、律師與法學教授等共342名也召開記者會呼籲停止對參與連帶的迫害。

No Base行動:亞太島民行動反對建美軍基地 

五月29、30日,天安艦事件發生後一個多月,韓總統李明博、中總理溫家寶和日相鳩山由紀夫在濟州島針對此事件開會。根據車慶均(Kyoungeun Cha譯名)「外交政策焦點(Foreign Policy In Focus)」最近針對濟州島與亞洲海軍軍備競賽所撰一文指出,作為韓國特別自治省的濟州島,在東北亞具備政治地緣條件的優勢、位居軍事戰備中心區位;另一方面,美軍方2009年五角大廈報告預測中日海軍戰力[2],濟州島的位置等於監防中日海軍的關鍵壁壘[3],而韓政府的策略判斷也是寧願委屈犧牲自己軍事自主權[4]、整合入美軍的導彈防禦系統更安全。

但,在這些看似巨觀不可及的國際爭議背後,總有一群最直接受到衝擊影響的人們。因為,總得有一小片土地得要犧牲,成就這些「大計畫」。不過,這些小地方並不打算就這麼被大計畫矇蔽、消失在大眾眼界之下。

在沖繩,兩萬日本人集會抗議美軍遷建普天間空軍基地(Futenma Air Base)、拒絕讓沖繩成為擴填美軍野心的犧牲地,導致日首相鳩山下台謝罪。

濟州島,二戰時期日軍用此島以抵禦美軍,提供75,000名日軍後勤補給;日不落帝國下山之後,美軍開始積極打這片小島的如意算盤。這座經世界教科文組織UNESCO指定世界遺產、熱門觀光地的小島,就算被已故總統盧武鉉命名為「和平之島」,但自2002年起,韓國政府想在此增建海軍基地的心就直發癢。不顧地方反彈,2007年五月14日舉辦了不透明的80幾人的地方小公投過程,以護航海軍基地建設政策。同月20日基地預定地江亭村(강정마을) 近五百名村民們自辦公投,以壓倒性比例94%大獲全勝。至今,村民們的和平抗爭仍在進行中,基地的工程也開始推動中。這些軍事工業複合體(Military-Industrial Complex, MIC)的共生關係與亞太島地布局,是如何蝕奪地方環境與人民生計不得不注意:現前韓政府以興建「高科技基地」之名,以力壓沒有環境影響評估的粗糙建基地過程,使先前主導太空航空中心建設工程的三星集團繼續作為基地興建承包商。

除了因軍事基地而使人民生活、地方生態遭受嚴重迫害的島群關島、夏威夷、濟州島和沖繩島人民間形成的聯合陣線以外,繼2006年前後的美軍在平澤Daechuri擴建基地逼遷老居民們[5],另一個現在進行式是位於韓國江原道,預計擴建佔2,700萬坪的武巾里訓練場(무건리훈련장)—汝矣島面積8.4平方公里的30倍。武巾里訓練場起初建於1980年代初,原面積550萬坪,作為美軍訓練場,這麼大一片地,一年僅使用三個月。由於距離非武裝地帶(DMZ)疆界僅20公里之距,不僅當地居民反對,北韓當局也相當關注擴張之舉。在當地世襲居住百年以上的老居民在去年515世界良心拒絕服役者之和平營報告中指出,這裡不只是駐韓美軍使用,更是被駐日本、菲律賓等地美軍使用的「國際訓練場」。韓國國防部以此「公共利益」為名執行強制徵收,「土地徵收條例」被政府用來無限上綱的工具化暴力令人質疑。

保集體平安為上道

事隔幾個月後,撰寫此文時,我回想到天安艦事件發生後的第一印象:大家都該心知肚明吧,這註定是個無解羅生門。在這個沒有純粹真相的時代,所有真實都可能是謊言,而謊言也正是我們面對的「冷戰中」真實。寫這文之前隨手搜尋一下中文網域的網民反映,可預見的關注言論兩極化:一些情緒性聚焦在鼓勵南北韓相互興戰、以消解自身未察覺來由的「民族怨氣」;另外一部分則是集中在國際外交戰略、將自身投入大國戰略盤算之局,少見人民聲音。然而,軍隊或戰爭的存在與組成主體,都是人民。只有當人民們面對沒真實中尋真實的困境下,擁有評斷智慧,以及集體鞏固和平意識的長期構築與行動,才有辦法累積反戰爭機器、反帝國經濟軍事入侵的民主能量。

沒有軍隊能捍衛和平,當然也沒有軍事基地能保障和平。

延伸連署: 

關閉美帝在沖繩基地 http://salsa.democracyinaction.org/o/357/p/dia/action/public/?action_KEY=2932

延伸閱讀: 

反濟州軍港抗爭告急 漁村村長遭拘留 http://e-info.org.tw/node/51188

參與連帶(PSPD)的天安艦事件報告與立場聲明書(英) http://blog.peoplepower21.org/English/20903

從亞太視角看反美軍基地運動在韓國(英)http://www.japanfocus.org/-Andrew-Yeo/3373

阻止武巾里訓練場擴張的泛市民社會團體共同委員會(韓) http://www.peaceoh.net/

No Base Stories in Korea http://nobasestorieskorea.blogspot.com/

韓聯社(韓) http://www.yonhapnews.co.kr/society/2010/06/24/0701000000AKR20100624121600004.HTML?template=2088

Ohmynews(韓) http://www.ohmynews.com/NWS_Web/view/at_pg.aspx?cntn_cd=A0001385698


[1] 白翎島位置距離北韓邊界約十哩,距南韓土地約100哩。

[2] 中國海軍擁260艘海軍戰艦,以及全中國三分之一以上的軍備預算、日本海軍自衛隊(MSDF)目前有44,000人、18艘潛水艇、3艘快速戰艦(frigate boats)。

[3] 車文指出:與其說是防禦北韓,對北韓戰線則是在釜山或金海基地更合適。

[4] 根據韓報紙Hankyoreh報導,原先在2006年達成協議預計於2010年移轉的「戰時作戰指揮權(Wartime Operational Command, OPCON)」在今年天安艦事件之後,心態轉保守的韓政府提議延至2012年,美方同意。作為G-20經濟強國之一,至今戰時指揮權(戰爭自主權)仍在美帝指揮下的奇例。

[5] 過去相關報導可見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422;2007鐵馬影展曾放映的「和平村之戰」。

廣告

Written by chy7211

06/25/2010 於 4:29 下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