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俱成灰眼屎乾

천리길도 한 걸음부터.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

Archive for the ‘peace’ Category

良心反戰者-開啟通往美麗世界的另扇窗

leave a comment »


前陣子看了一部相當好看的動畫電影《Waltz with Bashir》。導演Ari Folman驚覺自己對於曾經參與過那場戰役,竟然記憶全無。他憑藉腦海裡僅剩的影像殘燼,將這段大腦不願開啟的創傷經歷,一片一片地、透過當時參戰友人的記憶拼接起來。戰爭是多麼殘酷已無庸置疑。但令人存疑的是,為什麼看到他人痛苦的、甚至身心飽嚐死亡摧殘的那些士兵們仍然開得了槍?又為何在許多半記錄式的戰爭片裡映照出的那些被派上戰場的人,看起來都像惶惶無措、不知為何卻奮力殺戮的鬥犬?

其實大家說穿了或許並不清楚,究竟是為了什麼要服兵役呢?為了「我們國家」抵禦外侮保衛國民?為了守護和平、貫徹(各說各話的)正義?為什麼我這麼說?把戰爭跟和平之間的關係化約地看,如果說戰爭是守護和平的辦法。又如果說和平就等於無戰事,那麼為了「國家」效勞,究竟是為了守護什麼?

大多時候在成長過程裡,我們多數人庸庸碌碌在當下的生活。以至於,沒有太多時間細細思量對於同一件事情的理解,在什麼過程中不知不覺發生斷裂。然而,一旦覺察到對一件事情的既有看法(通常是被既有環境給定的)有了截然不同的看法,這些意識覺醒的瞬間,往往是創造改變的來源。2008年一個韓國的漢醫師金恩國(音譯)公開宣布他拒絕繼續服完兵役,因為「每個人或許嚐過為親愛的家人或朋友擔心的滋味。看看你正在作的事情,你想讓他們傷心嗎」?他在記者會上敘說著小學時大家一起寫信謝謝軍人們保衛家園的故事,乃至於自己上了戰場之後受到的震撼與改變,許多韓國人拒絕服役的念頭是自美軍侵伊拉克的戰爭開始。一些韓國人自願跑到伊拉克去進行和平運動反戰。因為,抵抗的力量永遠緊迎著長期壓迫的力量而生。韓國和平運動脈絡發展多元,正也因為在近代歷史來看,韓國社會被軍事之繩綑綁欺壓得傷痕累累。

韓國和平運動與良心拒絕服役者

無論是日據時代上萬韓人被送往日本奴役、及慰安婦議題;近三十年的軍事獨裁政權;2002年兩個中學女生被駐韓美軍殺死卻不需面對韓國法庭的荒謬;2006年原先一片青翠的農村平澤(평택)因美軍基地擴張而使得五千多人失去家園、學校與社區中心也被推倒;2007年一位被分派至警察單位的大男生,在服役期間驚覺過往保衛國民的英勇形象,在燭光示威期間意識到警察如何淪為只為國家機器服務、對平民暴力相向的現實,而拒絕回到部隊的年輕人。這種種事件在韓國社會裡刻劃出的痕跡,醞釀出各種不同的和平團體,以及在此難以一一列舉的眾多個人良心拒絕服役者抵抗體制案例。

自韓國1945年脫離日本殖民之後至今,已有超過15,000個人因拒絕服役(1)而得坐牢。目前因良心拒絕服役原因而坐牢者有450人。對於良心拒絕服役的「良心」詮釋,大抵是因為某種特定信念,除了基於宗教因素(Jehovah’s Witnesses)以外,其他包括因性別、反戰、反對軍事的和平意識實踐者近年來快速成長。

沒有戰爭的世界

在辦公室同事引介之下,我自三月初開始加入一個韓國和平運動團體—World Without War(전쟁없세상),小小的辦公室裡,目前已經邁入第六個年頭。六個年輕的工作人員們,以獨特的運作生態維持著,白天夜晚或假日,各自到不同的地方打工兼差,不向政府接案,為的是行動自主,共同維持這個小空間繼續獨立自主運作。長期投入良心反對服役者運動的朋友勇錫,敘說著自己的拒絕服役經歷,「不只是作為一個和平主義者,更是為反抗民主國家體制下的假民主,而用我的生活證明」。

平時的他們不僅四處聲援不同和平議題,作為這些已出獄、仍在牢中或將入獄的良心反對服役者的忠實支持者,他們每週寫信給獄中的「勇士們」對話、鼓勵。

今年五月十五日,恰逢南韓主辦世界反戰者組織的「國際良心拒絕服役者之日(International Conscientious Objector’s Day)」。我得以有機會在不諳韓文的情況下,雖然是鴨子聽雷,但每週仍一起參加她們的籌備會議。活動雖然下個月才要舉行,不過已知的內容包括長達五天的非暴力直接行動訓練(Non-Violent Direct Action Training)、一日的國際會議與和平音樂會。期間將邀請其他在韓和平運動議題工作者引領各國反戰行動者進行多日的在地探索(Exposures)、顛覆軍服的時尚走秀、脫口秀等方式進行。

題外話:對我來說,參與這個團體的學習過程中,令我頗訝異的,是這些年輕行動者完全走體制外路線的堅持、努力與清新。為了堅持共同理念,持續在主流社會燃亮這個邊緣議題、並鏗鏘發出聲響,這樣的組織經驗模式使得她們就算是組織,卻毫無機構化,仍保有真誠氣味。

1.

根據南韓國防部,所有韓國男性在滿17歲後必須服義務役兩年,而完成兵役的八年之後,必須強制再度受訓作為儲備軍力(1)。雖然在2007918日,南韓國防部一度宣布允許良心拒絕服役者們能夠以替代役方式取代,但即使聯合國人權理事會(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uncil)在瑞士日內瓦的普遍定期審議機制(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已要求南韓引入替代役。然而在李明博當選之後,李明博政府卻撤回這項已允諾的政策。2008年十二月末,國防部即發布消息聲稱,根據軍隊人力管理處研議之後,發現替代役滯礙難行,就這麼宣布取消執行計畫了。

南韓兵役法下規範義務兵役或是補充兵役。完成義務兵役或補充兵役之後,就被編派至後備軍。義務兵役需服役兩年,其中包括五週的基本軍事訓練。並在接下來的八年之中,至少需操練幾近160小時的軍事訓練;而補充兵役的役期則長達2636個月,其中包括四週的基礎軍事訓練。若是有特殊技能者,可以研究員、工程技師等方式服補充兵役(Supplementary military service)

役畢八年後,須再接受後備軍訓練,拒絕參加者將處以五百萬韓圜罰鍰(相當於美金四千);或是坐牢三年。

延伸參考網站:

War Resisters’ International http://www.wri-irg.org/node/7168

World Without War http://www.withoutwar.org/

相關影片介紹:Militarism and Resistance in Korea http://www.youtube.com/watch?v=kAUfVQbXn1c

廣告

Written by chy7211

04/11/2009 at 4:41 下午

4.4普信閣前的反美侵中東抗議

leave a comment »

罪刑箱裝置-by 超越疆界組織(경계를 넘어)

罪刑箱裝置-by 超越疆界組織(경계를 넘어)

我也在撒旦身上許了願

我也在撒旦身上許了願

普信閣前,今天的抗議集會特別多叔叔伯伯爺爺們

普信閣前,今天的抗議集會特別多叔伯爺們

聽朋友說,這些人許多是曾參與越戰與韓戰的退伍老兵,因為立場與在鄉軍人會(類似我們的退伍軍人會)相對立,他們反對戰爭、支持和平,於是後來分化獨立出來成為軍人組織裡相當邊緣、但和平團體裡相當受歡迎的一支。

當日群眾裡光是All Together的成員們就占了三分之二之多。

當日群眾裡光是All Together的成員們就占了三分之二之多。

一旁大批警察們也納悶著在此現場存在的意義,只得百無聊賴一邊曬

一旁大批警察們也納悶著在此現場存在的意義,只得百無聊賴一邊晒

Written by chy7211

04/05/2009 at 4:56 下午

0106 Candlelit Rally:反對以色列野蠻入侵加薩走廊

with one comment

今天下班後,我和一位在巴勒斯坦獨立組織的韓國朋友,一起去參加位在鐘閣的以色列大使館前的燭光和平集會抗議。

這場集會既組織化又自由,組織者偶爾出來串場。這個場沒有明顯的台,大家隨時想上來說自己感受就"上台"。各式各樣的人都有,印象深刻的是,這樣的反戰活動竟然也有高中生投入。除了一些組織工作者、巴勒斯坦人(嗎?)上台喊話以外,前後有兩個高中女生、男生上台,一個戴著眼鏡的小女生包著頭巾,上台朗讀自己寫給以色列政府的信抗議他們的暴行。也有人上台介紹,自己只是個路人甲,碰巧經過鐘閣,碰巧聽到這場活動裡不同人上台說明,才曉得一直活在"小世界"的自己,這段期間無知的錯過了什麼。他聽了淚流滿面。我觀察到不少上台說話的男生,都不住哽咽或流下感性的眼淚。台下的我雖然聽不懂,但光那哽咽語氣與神情,深深感染全場。

台上的人說著可怕的消息,以色列軍隊事實上已開始使用違反日內瓦協約(Geneva Accord)的生化武器大量攻擊無助的加薩人,另外,親美的埃及政府反應也殘酷地令人失望。當鄰境一些加薩走廊難民無處可逃,試圖跨越邊境到埃及時,埃及當局選擇的是開槍射殺這些手無寸鐵的難民。對她們而言,難道努力求生是種錯誤嗎?


中間的橋段–大家丟鞋砸在血跡斑斑的以色列國旗上嚴正抗議。集會尾聲,從馬路另一端一些人抬著披上巴勒斯坦國旗的棺木緩緩進場,我們紛紛把蠟燭插在棺木旁祈願與哀悼。

小後記:在往鐘閣的路上,我們搭著緩慢搭啷前進的一號線一邊散聊。我們談到這類國際反戰運動在韓國或在台灣是如何起易(?)持難;然後我也問了個似蠢而竊以為重要的問題。就是這類事件在大多媒體報導上看來,是僅存在於國際領導間高空斡旋盤整的棋局,究竟民眾運動怎麼發揮實質效力咧?不只是集體宣洩人道主義的傷感,也不只是無助也無盡的難民後勤補給,又或者,更該問的是,怎麼衡度民眾反戰運動的影響力?看到星洲日報這圖片報導全球的<反以色列潮>恍然大悟之餘也不禁慚愧一番。

韓相關組織Links
Palestine Peace Solidarity
Imagination for International Solidarity

Written by chy7211

01/06/2009 at 3:08 下午

張貼於activism, Korea, peace

十一月的四場行動短打<1>2008生命.平和.環境.農業節

with one comment

11.01
생명평화환경농업대축제

這天秋高氣爽,我和Jiyoung坐車到了首爾北方的Ilsan地區,原以為遠離首爾特別市,看到的大概會是一片田野景象,沒想到或許電車到得了的地方都仍然是大都會區範圍裡。坐了兩個小時的電車目的是來參加這個一年一度的盛會–各式和平運動與生態環保運動的年度市集。

一開始雖然大遲到了半小時,但到了現場我們就投入反伊拉克戰爭團體Peace Ground的攤位幫忙,我生疏地喊著自己也不知所云的韓文,到處向民眾散發明信片宣傳,然後這天裡我就像劉姥姥逛大觀園一般,四處走走逛逛。各種吃的拿的買的應有盡有。各式各樣大大小小的行動主義在這裡都看得見,我很喜歡,因為在走逛過程裡,無意間發現很邊緣的議題團體(也或許是在我心目中排序的邊緣性),很是好,瞥見新大陸的感覺。

這裡的團體大概圍繞著生命(那真是無所不包啦),包括和平運動、農業與環保、公平交易、反FTA或反新右派2MB(反李明博政府)等。我們幫忙的組織叫做Peace Ground,他們長期關注在中東和平議題。在我們攤位旁邊是緬甸人在韓組成的關注緬甸貧困與教育團體。另外還有些令我驚奇的團體,像是軍事與同志議題(這個相當有趣,以後再詳細介紹),同志運動在韓國,也從反對軍隊的議題入手。甚至不少行動者為了堅持自己的認知無誤,性慾傾向並不等於心理偏差,都因此吃上一兩年牢獄,為了突顯議題相當堅強地奮鬥哪。然後也有些女孩為了環保也為了健康自己縫製布衛生棉(台灣也有些團體在做這個,不過量少難訂且因手工而貴),組成了血紅姐妹(BLOODY SISTERS);推廣FAIR TRADE與健康飲食、歸鄉返農、反基改的團體。還有個團體專門關注巴勒斯坦,叫做The Bridge between Korea& Palestine,初步了解大概是一群起初喜愛巴勒斯坦文化與詩的小撮人發展出來的團體,不過後來延伸觸角關心巴勒斯坦的獨立運動與和平。

農業的部分跟之前在巴西遇到的獨立小農市集很相似,當然有些攤位也跟台灣公園常見(我相當愛逛)的農產品市集很像。但不同的是,這個集會裡聚集的農業團體更大程度是倡議與教育取向的,所以實際上賣農產品的攤位也許比例不算多,但是每個攤位就像不同的開放型小實驗室一樣同時進行,有的攤位擺上兩盆切好的蘋果、起士要妳嚐嚐之後,猜猜哪個是天然有機的,哪個加了農藥或化學添加劑;也有些大大小小朋友一同趴在地上學習用草編出一種韓國傳統保存雞蛋的…"開放型容器"…?啊,實在難以形容。一個團體叫做「歸農」,和台灣目前青年返鄉務農的潮流與訴求相似;也有團體超積極的在推動反基因改造(每月定期安排講座活動),以及一群叔伯阿姨們製作了一種特製的萬用環保液,大規模的做完後,裝在600cc瓶罐裡,讓我們免費帶回去試用。那一體很神奇,洗衣、除臭、洗碗、洗碗槽除菌消臭清洗都可以用,因為主要原料是米與醋,阿姨還現場示範,直接大口大口喝起來,我帶了製作處方的宣傳品回來,可惜看不懂。

然後!我還遇到了一個很酷的專門關注社會議題、和平&動物保育運動的饒舌樂手buzz hong,創作唱歌樣樣都來。之前來韓前猛K的紀錄片裡,他也曾為裡面提到的Saemangeum居民們唱歌,抗議政府粗魯對待溼地的填海造陸計畫。當天還有很棒的現場演出,我實在很有衝動想要購買,一問之下他說我的歌歡迎歡迎上網盜版download!不賣不賣!實在很可愛,後來唱歌時也一邊宣導大家上網下載,可惜我那天相機壞了。無法在此分享,僅分享可愛的海報如下。

p.s. 他和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組了個團體ahimsa,如果想聽聽他們的音樂,請到這個cafe[ahimsa]的左方音符點擊即可找到。

Written by chy7211

12/01/2008 at 7:41 上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