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俱成灰眼屎乾

천리길도 한 걸음부터.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

Posts Tagged ‘勞工運動

韓國工殤週系列之一: 半導體業勞工生命無法承受之重

leave a comment »

半導體業工人們生命無法承受之重

高科技產業與一般傳統化學工業有何差別?

除了鑲上高附加價值、表向光鮮、「錢」景可期…這類金光環外,包裹在「高科技」糖衣下的,事實上是充斥化學原料,傷人身又傷環境的高污染產業。撇開相關已顯示的環境污染報導不談,人人稱羨的高科技產業中,製程線上與設備端的勞動者們面對月經失調、不孕、免疫系統失調、易感冒、頭痛與幻聽等症狀,都只是表象,潛伏的白血病與各類併發癌症,在現今職業安全健康研究實際嚴重不足的情況下,以慘痛的案例告訴我們這些長期潛伏足以致死的職業病與高科技產業高風險工作環境的關聯性。

「我從來沒想過,我丈夫進入這麼一間充滿希望的大公司、半導體工廠,竟然是員工們一起走向死亡的墓地…」三星器興工廠已逝半導體工程師的妻子鄭艾情女士,自先生黃閔雄三十歲過世之後,目前自己獨力撫養兩個小孩。

「毀掉別人家庭,打造你的電子帝國,還有良心嗎?!」心疼著因罹患腦癌切除部分延腦而終身癱瘓的女兒,韓媽媽在三星總部旁隔空大喊,她的怒吼瞬間似乎吞噬了站在一旁為三星站崗的警察隊伍,三星的摩天大樓總部,看起來更像座高科技犧牲者墓碑。

三月五日的追悼文化祭@三星總部旁小廣場

這是韓國工殤週(3/2~3/5)最後一日的活動現場。這場追悼文化祭就舉辦在三星首爾總部大樓旁的小廣場。自2007年10月起成立的「半導體勞動者健康與人權守護聯盟(Supporters for Health And Rights of People in Semiconductor industry, SHARPS)」。在極少的資源經費下,舉辦高科技工殤者追悼會、街頭直接行動、國際座談…等活動。與會的國際工傷支持團體包括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以下簡稱工殤)、RCA員工關懷協會、台灣勞動觀察與美國矽谷毒物聯盟、「責任科技國際運動」(International Campaign for Responsible Technology)。

RCA員工關懷協會理事長阿剛在國際座談會上談抗爭經驗:「最困難的部分就是組織已失散或重病的工人們,當初RCA撤廠兩年後,公司只處理土地、丟下勞工就跑,我們要求政府站出來,幫女工們證明致癌是否與有機溶劑有關,能找的全找遍了,沒有專業者願意證明這種集體罹癌的狀況跟工作有關」RCA的經驗揭示了台韓兩邊草根抗爭面臨的共同困境:當醫界法界「菁英專業者」們大多只願為大企業、資本家服務時,明擺著人命關天卻無人甩的事實,只得靠自力救濟。

三星,號稱「工程師的『天堂』」

作為三星半導體工業發跡地—1983年三星電子於韓國京畿道龍仁市的器興區蓋了第一座半導體工廠,自此開始擴展其半導體王國版圖。根據2007年朝鮮日報資料顯示,光一座器興工廠在全世界記憶體半導體生產量中所佔比率高達30%。然而,截至目前為止,器興工廠裡的員工近年來已有五位20至30歲不等的年輕勞工、工程師,因罹患急性白血病死亡。目前在龍仁市器興、蔚山市溫陽兩處工廠,已發現22位半導體工人罹患血癌。

另外,根據韓國職業安全與健康研究所(The Korea Occupational Safety and Health Agency, KOSHA)的流行病學研究調查指出,在一般大企業的媒體宣傳運作下,號稱無塵、無菌高科技的半導體產業工作環境中,勞動者們罹患白血病機率高達一般人的1.3倍,得到淋巴瘤機率高達5.14倍。

「我高中畢業前(1998年)進入器興工廠,一直月經失調、進入工廠後的皮膚炎也一直好不了。進來兩年後想要離職,可是容易噁心、感冒頭痛,醫院越轉越大,後來檢查結果說我得了腦癌…」坐在輪椅上艱難一字一字用力吐出這段經歷的韓惠景(33),與另外幾位因白血病去世的三星半導體員工同期。自罹病至發現治療、進行延腦部分切除手術過程,在醫生進一步調查她的工作內容之後,才恍然驚覺七、八年前在器興工廠工作時,早已種下現在視力喪失、不良於行且無法正常說話之因。

然而,這些冤枉的生命索賠無門。

三星矢口否認同一工廠裡,接連發生的白血病死亡與罹癌案例與其工作環境關係。欲進一步調查無論是光電廠中的TFT-LCD面板製程,或半導體廠裡所需沾染的化學藥劑,三星一律以「這是商業機密」為由,拒絕公開其所使用的上千種化學原料確切資訊。

高科技產業受害者竭力揭穿大財閥謊言:一人示威、法外工會

在SHARPS提供的影片中,22歲的黃于宓年輕稚氣未脫的臉龐,卻寫滿對生命凋零過速的無奈,她的勇敢現身說法,也激起了一波波後續行動。黃于宓的爸爸黃尚吉對於三星企業的殘忍無法容忍,從自己一人每日站在工廠門前抗議行動開始,催生了「半導體勞動者健康與人權守護聯盟(SHARPS)」的成立。SHARPS無論冬雪夏雨,過去一年以多來每週一次在三星總部前進行一人示威。

黃爸爸的一人示威

截至2008年底,三星約有二十六萬七千名員工,韓國內部達八萬多名員工。自三星創立六十多年來,創辦人李秉喆當初高舉的「無工會神話」一直以來在其二代李健熙、三代李在鎔手中奉為圭臬。

但,在素聞勞工運動強盛的韓國,八萬多名員工毫無工會,真的嗎?

三星與LG等韓國財閥以「書面工會」或「御用工會」運作。其相關子企業、代工廠亦承襲此規。「從跟蹤、監視、電話竊聽、和解金、綁架、拘禁、解雇與陷害坐牢等手段,我們工會裡的成員都經歷過」三星總工會(General Labor Union)委員長金聖煥(音譯)說。比較起三星前總裁李健熙[1],他公司旗下這些因組織工會活動而被驅逐的前「三星man」們可沒那麼好過。原為三星電子一員,1996年因活躍於工會活動而遭裁員。2000年起,三星集團被裁員工福祉鬥爭委員會成立,而2003年,在此基礎上,聯合了被解雇以及現任員工,三星總工會成立。金聖煥委員長在2005年10月以毀損三星名譽之名,被法院判決誹謗罪而入獄。原訂三年八個月的刑期後來在運動界持續聲援抗議下,爭取得以兩年十個月假釋出獄。

所謂的「無工會政策」影響層面不僅是三星,「所有與三星合作的代工廠也都因此打壓工會、不願承認工會存在、沒有集體協商權。我過去在三星工作十四年,每月平均工作400小時,外包公司大量以派遣工的方式便宜行事,超時勞動不得抗拒、勞動環境條件極差,例如Dongwoo Finecam的女工們要上個廁所都還得要買票。」原美商後被韓國永豐集團收購的Signetics半導體因工廠搬遷被解雇員工、起隆電子與Hitec RCD Korea女工們以法外鬥爭方式爭取抵抗企業屢次以勞務流氓搶劫、破壞員工托兒所等行徑。絕食抗爭、露宿紮營鬥爭、總經理家前站崗宣傳、爬上漢江旁15萬伏特高壓電塔在Hi Seoul Festival進行中抗爭…「我們是人,可不是這些資本家們用過即丟的垃圾!各位想想看,最近TOYOTA反映的問題,其實根本正是基層勞工的無聲抗議?!」在三月四日的國際座談會上,長期抗爭的女工們說。

起隆電子抗爭女工們@三月四日國際座談

「這是結構性的問題」工傷者協會賀光卍指出,「大部分的工會主要三大訴求工資、福利保障與休假,但在工會進一步與工傷/殤者運動合作後,將勞工的勞動安全與健康擺在第一線,才有辦法進一步突破表象的勞資糾紛層次,改善勞動品質」

揭穿跨國性企業 (MNCs)的謊言面具

推動企業社會責任(CSR),三星不遺餘力。不過壓榨員工勞力、剝奪基本勞動人權、使大量員工致癌甚至不惜犧牲員工生命的企業究竟如何慈善、如何盡責真令人好奇。特別是與其在2009年重砸兩百萬美元協助泛歐洲乳癌防治慈善基金(Breast Cancer Charity),或在美國、中國、俄羅斯、南美、中東與東南亞等地的「慈善計劃」相映之下,份外令人驚奇其企業人格之扭曲。

三月三日,無巧不巧同在韓國工殤週,綠色和平的蜘蛛人們爬到三星位於比利時布魯塞爾的比荷盧三國經濟聯盟 (Benelux)總部,抗議三星破壞不使用有毒物承諾,遲遲未履行六年前的承諾–綠色和平再次公布有毒物質高含量日常用品(MP3、電視、手機、電腦)黑名單:三星名列前茅。這個在全世界LCD、手機與快閃記憶體市場市佔率屢次奪冠的跨國企業體,在2004年六月17日率先誇口宣布將徹底去除其產品內含有毒化學物質如PVC與溴系阻燃劑(BFRs)。此舉一度令綠色和平及廣大消費者認為三星充滿綠色前景。

Greenpeace的蜘蛛人們爬三星大樓抗議

然而紙包不住火,這不只是場工殤者與資方間的戰鬥,更可怖的是,看見大企業對於多地社會除了勞動自由以外,擴張至媒體言論自由的控制。韓國電視台MBC<時事廣場>節目針對三星半導體工作環境與白血病關聯進行了一系列採訪及追蹤報導,製作群拍攝紀錄完成度已逾80%之際,在二月中旬突被上層告知必須中斷採訪。原因無他,三星的財閥勢力遍佈滲透各大媒體。而大多閱聽大眾們仍只能接收到三星善盡「企業社會責任」、「全球公民權(Global Citizenship)」這類灑錢幫自品牌貼金的訊息。

「我們要為工傷/殤者的正義奮鬥,同時也是為環境、消費與勞工正義之戰!」負責任科技國際運動創始人Ted Smith指出擴張、連結工殤者運動、環境運動、消費者抵制運動結合以進步媒體策略的聯合陣線,對抗無法無天的跨國企業。

參考資料:

  • Calling out Samsung for toxic failure

http://www.greenpeace.org/international/news/calling-out-samsung-030310

  • 「亞洲電子產業勞動者們的現實與鬥爭」會議手冊,SHARPS, 2010.3.4

[1] 李健熙在逃稅、行賄、違反信託等罪名在2009年八月被起訴入監,有期徒刑三年,然而同年12月經李明博總統以考量「國家利益」為由,「大赦」這位國際奧委會委員。

—–

相關閱讀:

Written by chy7211

03/09/2010 at 12:05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