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俱成灰眼屎乾

천리길도 한 걸음부터.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

Posts Tagged ‘gender

[印度‧女權運動]粉紅內褲大作戰

leave a comment »

粉紅內褲搶救女權大作戰

粉紅內褲搶救女權大作戰

前些日子,我的印度同事轉寄給大家這則有點哀傷的消息,以及後續一群印度activists發起從「寄粉紅內褲」開始,到「印度文化」的集體文化書寫…等創意抗爭行動,這些行動也匯流呼應今年3月8日國際婦女節在印度多地舉行的Take Back the Night行動。

在印度,長期以來的女權低落,對於(不相識)女性的暴力行為時有所聞,但這也相對地引起各式各樣的反父權作用力。事件大約從一月中旬,在印度南部大城Bangalore以西三百多公里的Mangalore發生十多起基本教義派男性襲擊晚上在Pub消費的女子。

自二月十七日以來,十天內,在印度南方Bangalore發生了五起相似的案件。一些女性行經Bangalore市的某些街角,眾目睽睽之下,被騎著腳踏 車的男性突如起來猛毆、猥褻辱罵,但旁觀者只是旁觀,沒人(敢?)幫忙。然後,一群關心這件事的人就組成了Fearless Karnataka (或Nirbhaya Karnataka)以伸張自在無畏享受公共空間生活的基本權利。因為這幾起事件之間脈絡有跡可循,這些受害女性被襲擊謾罵的原因包括穿牛仔褲、無袖上 衣,或是說英文。這些行動是某個印度教右翼組織以道德、文化以及"得體禮貌"之名,欲加在女性身上的迫害行動。

對付這些傷害他人卻不需負責的宗教法西斯式狂熱者,以及這種無法紀化的迫害女權行徑,一些來自印度各地的網民們組成’Consortium of Pub-going, Loose and Forward Women’,並發起下列行動:

1)寄些粉紅內褲送給發起襲 擊事件的那個印度教右翼團體辦公室;

2)為了抵抗這些襲擊行動背後的邏輯霸權–「淨化/維護印度文化」,她們邀請大家各自用聲音及影像拍下自己認為的印度文化,然後全國性大搜集,拼湊、重新書寫屬於公眾的印度文化;

3)e-mail campaign;

4)三月七日向警政總長辦公室(Police Commissioner’s Office)行進;

5)參加3月8日Take Back the Night Campaign。

The Chaddis Campaigner給旁觀者的海報

The Chaddis Campaigner給旁觀者的海報

reclaim indian cultures

reclaim indian cultures

更多詳細資訊,請參考:http://thepinkchaddicampaign.blogspot.com/

廣告

Written by chy7211

03/04/2009 at 3:23 下午

0227 MB上任週年的街頭抗議

leave a comment »

南韓的地理空間發展一直是呈現超懸殊城鄉差距的狀況。比方說,單單就首都首爾市跟其鄰近衛星市鎮大京畿圈來說,大概就群聚了整個南韓一半以上的人口(拿台灣來比喻,大概就是台北縣市合起來的總人口佔台灣一半這樣驚人的不均)。

這種懸殊的人口分布,當然也影響了社會運動/市民社會運作發展的pattern。諸如議題團體分布嚴重失均–仍在京畿道範圍以外工作的,主要以農業/生態/環保、勞動、移民工團體居多。為了掙得向公眾發聲、向政府喊話的好位置,重心放在首都圈範圍裡是必要的。像是大型的遊行示威抗議就很明顯,發聲地點總是在首爾。

上週是李明博就任總統滿一週年,巴著近來大國家黨的種種蠻橫惡行(包括未經政黨協商強行通過爭議法案、以威脅國家經濟安全之名行網路文字獄、轉型警察國家阻止市民抗議等),各式各樣不同的2MB*下臺議題瀰漫在首爾市街裡頭。

下午打電話給S問抗議地點,結果她也不知道,因為廣告上寫著集結地點既不是清溪廣場、不是市廳、不是首爾驛、而是「首爾市內」。我急急忙忙跑到汝矣島去,卻很愚蠢的在還沒抵達現場前,就在地鐵樓梯間重重跌一跤。後來到了汝矣島已經跛腳了。人數之多,真是嚇一跳!全國各地的勞動者都群聚到首爾來抗議。汝矣島公園(國會所在地)前,停得滿滿、通是來自中南部不同道的交通車。光在汝矣島上就有三處規模大小不一的抗議集結點,最大場的是來自全國各道的公共服務、運輸類勞動工會團體、其次是那些chaebol企業的汽車工會之類的。但是群眾大多是三十歲以上的中年男性,鮮少有女性、或以往的家庭出動場面。會場上也掛著龍山事件意外那些觸目驚心的照片。奇妙的是,今天這麼大的集結陣仗,警察卻只派了一小撮隊伍(大約三、四十人)待命,很不同於以往。

汝矣島公園裡公共事業勞動者集會

後來跑到仁寺洞去作針灸時,一出車站才恍然大悟。原來並非政策轉型,而是對付太多地點的抗議群眾,所以要有先後順序。仁寺洞附近警察遍布。龍山地區更是。針灸作完,一出來就遇上一大群學生運動團體,來自不同大學的學生運動社團各舉著旗子,以飛快的速度在街上奔跑,跑不動的我跟S只得放棄了。後來才曉得,今天所有可以集結抗議的點都有人去。

這麼糟糕的總統與這麼蓬勃的景象,不知是好是壞。壞的是,受苦的總是人民;好的是,在最壞的時節裡,社會大眾普遍開始關心黑心右派如何作惡,甚至自發性的上街參與。似乎,某種正面能量隱隱地在累積。

Written by chy7211

03/02/2009 at 3:48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