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俱成灰眼屎乾

천리길도 한 걸음부터.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

Posts Tagged ‘MediAct

失眠治療:記一些"indie space"之死

leave a comment »

1.

其實本是很好睡的人,無論先前住在一樓平房時,推土機卡車緊貼我家門窗每日晨七時起開工,愛睏神仍能為我制住地震與聲隆,讓我繼續黏在暖暖的地板上睡;後來住在現在的五樓頂房,底下是卡拉ok與酒吧坐鎮喧嘩,每日照樣能九小時以上久久不起。但是最近老失眠。制不住。翻來滾去之際,腦海裡與那些空間的擦身的回憶不斷湧往嘴裡碎嚼。不知道怎麼辦,只得無奈起床把焦慮記下來。

2.

我的寫作習慣越來越發糟糕,這已經是三個禮拜前寫的東西了,每天都這樣遺落一點,沒辦法做個了結。於是很多有頭無尾的文字屍,慢慢漸成風氣,堆在資料夾裡散落一地。

————

還記得研究所在台北念書時,每次去台北光點、長春或真善美那類我心目中的"獨立"電影院看電影,踏入有著不怎麼樣的螢幕影音效果的電影院,反正也就不對設備抱太大期待,反而比較有拿入場券去尋寶的感覺。尋著好電影讓我心裡暖暖或打冷顫;不管好電影或壞電影,都有可能令我在昏暗中魂魄若即若離地打長盹;壞電影嘛則像是打彈珠得到人人有最小獎的沮喪感。幾年前的”總統"之死,還有真善美危機,一堆網友影迷紛紛發起搶救行動。那是我對於一家"獨立"電影院之死的第一個記憶。

不過也有目睹死而復生的那種經驗。小時候我的國小附近有一家專門以播放黃色小電影聞名的影院,就在十全大馬路上。我一直對它抱著要死不活的印象,感覺一樓停車場很凋零,售票口很蒼黃,人客好像不怎麼有,大樓牆上掛的大電影看板根本沒有"隨時代進步"的感覺:電影看板都還是那種大幅擺在公園地上請人用廣告顏料畫一畫,再掛個萬年,直到色情都不色情了的感覺。沒想到高中時期它先是開始便宜轉型賣暢銷二輪影片,大學時期回高雄聽國中同學說它已經變成獨立小片會在高雄放映的重要地標。真是怎麼都想不到。

前年底剛開始來到韓國,隻身在異鄉孤獨的時間大把大把,真有夠多。電影院,就算要去心裡也惶恐。韓文看不懂也聽不懂,買了電影票豈不浪費錢?不管怎麼樣,我第一次看電影的經驗大概就是剛來的第一個月,同事說如果對「同志與軍隊」題材有興趣的話,就去MediAct免費看兩部自製半記錄半劇情式短片。一個人摸黑跑到最前面坐,近視又沒眼鏡死命盯著螢幕下方飛快的小英文字幕又要忙著捕捉畫面。在國外看電影覺得總是費力一點。兩部電影緊湊完結之後,那種在台灣看有趣小片後,吃飽抹嘴油的滿足感又被兜回來了。那是我第一次踏入MediAct,透明的空間一路坐電梯到五樓,小走廊上擺著很多說明簡介和專門提供給一般市民大眾的免費攝影錄像教學,當時像劉姥姥逛小觀園一般驚奇,因為MediAct空間其實說大不大。我好奇的是在台灣有沒有這種地方?因為我好想去學,可惜MediAct是對韓國市民用韓文教的課。喔不,不止,他們也長期跟移工們進行教學互助program,韓國移住勞動放送局(Migrant Workers’ TV)裡頭許多移工媒體工作者的成長,MediAct長期具體幫了很多忙。

過了這麼久,我終於要轉入或許不是正題的正題了。接著是我與indiespace的相遇。indiespace雖然是電影院,可是其實還提供包括電影資料館、電影教學等等服務。在它剎然關閉拆招牌之前,我只去過兩次而已,第一次去是舒服看了幾部移工電影節的片,看完是心花朵朵般的開心,但不巧遇上觀後感採訪,尷尬地像小學生被叫上司令台作即席演講,破韓文英文夾雜,胡亂說了一通。第二次造訪專程去它的電影檔案資料館想借閱舊片。沒想到得知因人手不夠,資料館已經不再運作的消息。

星期五早上,滿心徬徨揣著剛印好的落落長連署書,步行在往記者會地點的路上。文化運動觀光部說近不近、說遠不遠,出了地鐵站之後還得走上個十來分鐘。怕迷路浪費時間,我在路上隨便抓了一個阿珠媽問怎麼樣找到文化運動觀光部,那個年紀約60逾的可愛阿珠媽問我說,妳要去…MediAct的記者會嗎?我心頭一小驚:「是啊!妳也是要去那邊的嗎?」阿珠媽說當然囉,不過我遲到了。今天我們這些曾經受惠過Mediact的學員自己辦了記者會要支持他們。她很訝異我這外國人怎麼也知道要來支持MediAct。我說外國支持者還有很多很多呢,我只是其中一個。她高興地綻出笑容,跟我說起她活到這個年紀怎麼開始學習、制作她的電影,跟一堆長青學員還分組、分工拍攝剪片編輯的過程;原來年滿六十五歲以上的學員,是學費全免的。我們一路聊到文化運動觀光部門前,這場記者會的組成特別可愛,大概是跨世代的MediAct學員都齊聚一堂吧,一個據說年紀最長的八十幾歲爺爺,拿著麥克風振振有詞,要求政府該讓作得好的MediAct繼續承接公民媒體中心的業務;接著一個十幾二十初歲的女孩,氣憤控訴電影振興委員會的無理草率決定。眼淚撲簌簌一直落不停。我揣著那疊厚厚的連署書,心裡明白這東西應該改天再來。

對我來說,當初收到這訊息的震驚,大概不只是一兩處"獨立空間"的死,而是目睹著這個政府如何迅速有效率地多管齊下、清洗舊盧武鉉派或進步聲音人馬。然後這種政治動作的唐突,是直戳入我們早就習以為同一片的日常生活,迅雷不及掩耳地將那些獨立發聲地標快速拔除。等你意會時,它早已消逝不見。所以從這或許可延伸出第二個層次的兩難困境問題: 當政府可以這麼輕易以解約、去除預算的方式威脅"獨立運作的空間",究竟到什麼程度還能宣稱其"獨立性"?這些獨立空間原享有、發展出的規模與資源都是我先前在台灣未曾經歷想像的(例如:據說全盛時期教導多媒體制作公民課程的師資群多達六十幾位,其中甚至也包括極少數移工身份的媒體工作者)。或者換個方式問,一旦建立資金援助是否就斷絕其「獨立」的可能性?換個角度來說,政府不過是受人民之託代為操縱分配預算之手(就如同慈濟不過是受信眾之託,代為運用信眾捐款協助災民之手…)。究竟是懷抱了什麼樣的豹子膽這樣胡弄預算、真以為是自己掏出錢就是足以操縱言論、思想、誡律的老大爺?

後記:寫完這篇沒隔個幾天,得知繼突然消失的indie space以外,另一處獨立影院Seoul Art Cinema危在旦夕的問題。上週四晚上和朋友Km相約在位於鐘路三街一座公有民營停車場上方的Art Cinema,一群志工拿著募款箱向大家勸募。老問題。韓國電影振興委員會(KOFIC)去年一聲令下撤除對Seoul Art Cinema場地租賃費的補助。眼見當時要求緩衝一年執行期限已盡,每月一千萬韓幣的租賃重擔,繫著這座獨立電影院的生死存亡問題。不知道反方綿延不絕的"換血大清洗"與這些獨立小團體盤算凝結力量的小逆襲們將衝撞出什麼結果?

相關資訊:MediAct 國際連帶在臉書上 ACT NOW to save MediAct & Independent Media in Korea!

連署頁面:http://www.gopetition.com/online/33662.html

MediAct 網站: http://www.mediact.org
http://formediact.wordpress.com

廣告

Written by chy7211

02/10/2010 at 6:14 下午

張貼於activism

Tagged with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