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俱成灰眼屎乾

천리길도 한 걸음부터.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

Posts Tagged ‘S.Korea

觀察筆記:韓國市民社會發展歷程

leave a comment »

1.從團體命名看政治色彩:

關鍵字:대책위,對策/提策委員會的簡稱,通常是短程、議題導向的臨時性組織)、연대(連帶,常被翻譯成solidarity)、조합(組合,泛指union,強調membership,直接民主等特色)、연맹(連盟)、통맹(同盟,alliance)…等。

關於命名這件事:來到韓國後,接觸不同組織、學習記憶命名的過程裡,也不禁對韓國組織的多層次開始好奇。所以作了以下不負責任觀察筆記,僅供參考、不是絕對判準依據啦。在1987之後,市民社會組織(CSOs)獲得筋骨伸展空間後,選擇組織的名字也指涉了組織定位的運動政治。連帶這些是屬於偏左翼組織的用詞,連帶的來源對應的是英文的Solidarism,不過後來「連帶」的使用不只是廣泛指聯盟式的多群體集合,也被用作單一組織命名。一般保守右派團體傾向使用협회(協會)或영합(聯合)。因為這些指涉象徵較為中性。不過最近也有保守組織像是「親朴連帶」這樣的團體,以模傚左翼"連帶"一詞來崇奉目前執政黨大國家黨與李明博相抗衡的人–朴恩惠的fans組織。

2.關於組織形成的背景政治

1980年代國家民主化運動風起雲湧。當時市民運動的進步象徵集中在Pro-democracy,也就是反對朴正熙的獨裁政權。1987年作為民主化運動關鍵轉捩點,制度性民主開始出現,中產階級開始想要從原先的聯合陣營中撤離。原因是他們不贊成工人們上街頭的激烈抗議、並認為那是為求工人個體利益的自私鬥爭。 在這段後民主化時期,人民運動就從兩個關鍵議題劃出分界來:其一是工人階級,另一則是對北韓態度(較中產的採取保守拒絕對話態度)。這群從聯合陣營中撤離的中產階級,開始打出要創造「市民運動」取代「民眾運動」。前者打出要推動「全民的公平正義」口號,代以人民運動裡所包含的激進勞工運動陣線。在這背景下,他們成立了南韓第一個市民組織,CCEJ(Citizen Coalition for Economic Justice)경실현,這也就是目前新右派(New Right Movement)的源頭。某種程度,這個組織的誕生可以被詮釋為進步性國家民主組織的元老。但在此同時,不少人也嗅到了其中暗藏的中產階級保守性格,將為南韓市民社會導引出的階級分化與運動目標的分散斷裂;並且,縱使朴正熙、全斗煥這些軍政權勢力已被推翻,官僚與司法系統仍然充斥著過往時代的餘毒,在邁向民主自由社會的過程中,不僅僅是勞動權,司法、醫療、教育…等各方面的人民議題仍有極大空間需挑戰。

因此另一群人包括曹喜松조희연,박원순,李大勳이대훈及一些律師團體等,提倡組成另一個市民團體PSPD(參與連帶),被暱稱作「左翼版的CCJ」,目的是讓既有體制民主化。

蓬勃社運v.s認同政治動員

某次我向老闆問起我觀察到的許多韓國社會運動保守氛圍:龐大的動員力與組織力著實令外地人著迷,但許多運動的口號可明顯看出將「個人」與「大韓民國」黏合的意圖。例如台灣農業與環境運動趨之若鶩的韓農運動,卻正是韓國社運裡面往往被批判為最保守的部份。運用國族主義式口號召喚某種程度喚起民眾的凝聚力,卻很可能帶著模糊化在地主義(localism)與右翼國族主義間界限的危險性。老闆給我的回答頗中肯,他說,的確某種程度有這樣的傾向,但必須看到的是,這也是韓國農民團體、工運團體以身反駁那些中產市民團體對他們運動目標貼上的「自利」式標籤,而試圖要串連至更廣層面、更多群體/個人時,隨手拾來即可用的便利campaign語言,也因此,公共(public)一向容易被化約為民族/國家(nation)。

80年代概況簡述:整體目標是達成國家民主化,在這目標之下,地上層有婦女、和平、環境、青年、學生、勞工運動…等,作為不同的市民社會單位運轉推動著南韓社會的民主化。在地下層的部分,這些團體裡的不同個人,或組織之間則有National Liberation或People’s Democracy的分野。在政治團體的部分,可以由對美/北韓態度、資本主義態度判斷,右翼傾向在韓國的具體立場表現在1.親美反北韓;還有2.資本主義等方面。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1987-89年也是韓國勞工運動爆炸性成長期,以及工業/勞動關係的構築關鍵轉變期。1987年六月革命與六‧二九宣言帶來了實質民主的洪流,逐步衝破軍政府獨裁牢籠。政治氣氛的民主化轉變,牽制了過去以國家發展至上的工業政策,勞工們長久以來被過低薪資的勞力壓榨,化作自組工會、爭取合理調漲薪資的源源動力。例如:87年六月以前的全國工會個數從2,700個(會員約105萬人),至1989年漲至7,800個工會、193萬人。

90年代、2000年以來的概況簡述:市民社會光譜演變得更為複雜,DLP(民主勞動黨)、PSSP(社會進步連帶)、市民社會連帶、KFEM(環境連盟)與其他零散個群等,每個大團體下有些小團體與個人,這些團體與個人在獨立的層次衍化出更多不同的政治光譜(NL,PD,Trosky, Anarchist…)。另一個特徵是,過去以農民運動、勞工運動與學生運動…等為主的「民眾運動」某種程度漸趨式微;被「市民運動」所取代,後者與前者的差別在於,前者紮根於街頭政治,後者強調以非暴力方法(如教育計畫、公共論壇、公眾集會遊行等)、法律邊界內裡進行市民抗議。動員的身份以「市民(citizen)」所模糊、廣泛化;議題訴求更放在社會-文化、進步市民社會等生活質地的追求上。

韓國市民社會發展與政府的關係

金泳三、金大中與盧武鉉的上台,陸續積累了韓國市民社會發展的能量。在這三個總統任期,不少NGO領袖也進入政府成為政務官。首先,在金泳三上台後,是首波帶動了市民政府(civilian government)的政治力量。他透過一系列政治經濟社會改革,讓韓國政府與非政府組織之間開始產生零星合作關係,也讓原先沒有什麼發展空間的倡議性(專職批判/監督政府型)組織能夠得到政府計畫經費補助。一些新的NGO、CSO開始大量湧生。接著,金大中任期將「市民政府」概念更進一步推向「人民的政府」實踐。相較於前者,後者的差別在於其認為市民組織正是國家治理的重要夥伴關係(partnership)。金大中政府制定了「非營利組織支持法」。政府與市民團體間的關係建除了法律及制度基礎面上的支持,也加強與NGO組織之間就金融危機、社會變革等問題密集討論互動。自此,兩造除了直接對立關係以外開始衍化出多元複雜的競合關係。2002年盧武鉉當選總統時期展現活力豐魄的青年自發性網絡動員,以及盧政府標誌的「參與式政府」,進一步累積了市民社會動能,動員力無容忽視的網路社群時代自此崛起,看似最無從組織起的網民,反倒成為活躍的政治、社會參與和積極介入者。

2007年開始,大國家黨出身的總統李明博想將國家企業化的意圖,讓他一上台就民怨四起。眾多國內/國際社會關係因韓美FTA進口恐有狂牛病牛肉的協議,展現極大張力。這個對韓國市民社會發展的關鍵年份前後,反帝國主義、反日殖民主義、反美情結等,結合網民動員力量併起。不過李明博政府屢屢裁撤大型NGO人員、脅迫以資金補貼,市民組織不得參與"非法"集會的手段(也就是不得參與抗議),並試圖以大幅縮減國家人權委員會比例、影響力,提升警察們小題大作與以暴制和/暴…等種種努力,使得目前的韓國市民社會處於極大化抗爭動能的關鍵時期。

廣告

Written by chy7211

08/04/2009 at 5:58 下午

0227 MB上任週年的街頭抗議

leave a comment »

南韓的地理空間發展一直是呈現超懸殊城鄉差距的狀況。比方說,單單就首都首爾市跟其鄰近衛星市鎮大京畿圈來說,大概就群聚了整個南韓一半以上的人口(拿台灣來比喻,大概就是台北縣市合起來的總人口佔台灣一半這樣驚人的不均)。

這種懸殊的人口分布,當然也影響了社會運動/市民社會運作發展的pattern。諸如議題團體分布嚴重失均–仍在京畿道範圍以外工作的,主要以農業/生態/環保、勞動、移民工團體居多。為了掙得向公眾發聲、向政府喊話的好位置,重心放在首都圈範圍裡是必要的。像是大型的遊行示威抗議就很明顯,發聲地點總是在首爾。

上週是李明博就任總統滿一週年,巴著近來大國家黨的種種蠻橫惡行(包括未經政黨協商強行通過爭議法案、以威脅國家經濟安全之名行網路文字獄、轉型警察國家阻止市民抗議等),各式各樣不同的2MB*下臺議題瀰漫在首爾市街裡頭。

下午打電話給S問抗議地點,結果她也不知道,因為廣告上寫著集結地點既不是清溪廣場、不是市廳、不是首爾驛、而是「首爾市內」。我急急忙忙跑到汝矣島去,卻很愚蠢的在還沒抵達現場前,就在地鐵樓梯間重重跌一跤。後來到了汝矣島已經跛腳了。人數之多,真是嚇一跳!全國各地的勞動者都群聚到首爾來抗議。汝矣島公園(國會所在地)前,停得滿滿、通是來自中南部不同道的交通車。光在汝矣島上就有三處規模大小不一的抗議集結點,最大場的是來自全國各道的公共服務、運輸類勞動工會團體、其次是那些chaebol企業的汽車工會之類的。但是群眾大多是三十歲以上的中年男性,鮮少有女性、或以往的家庭出動場面。會場上也掛著龍山事件意外那些觸目驚心的照片。奇妙的是,今天這麼大的集結陣仗,警察卻只派了一小撮隊伍(大約三、四十人)待命,很不同於以往。

汝矣島公園裡公共事業勞動者集會

後來跑到仁寺洞去作針灸時,一出車站才恍然大悟。原來並非政策轉型,而是對付太多地點的抗議群眾,所以要有先後順序。仁寺洞附近警察遍布。龍山地區更是。針灸作完,一出來就遇上一大群學生運動團體,來自不同大學的學生運動社團各舉著旗子,以飛快的速度在街上奔跑,跑不動的我跟S只得放棄了。後來才曉得,今天所有可以集結抗議的點都有人去。

這麼糟糕的總統與這麼蓬勃的景象,不知是好是壞。壞的是,受苦的總是人民;好的是,在最壞的時節裡,社會大眾普遍開始關心黑心右派如何作惡,甚至自發性的上街參與。似乎,某種正面能量隱隱地在累積。

Written by chy7211

03/02/2009 at 3:48 下午